登封人才网

办公室里的流言怎么破?!

办公室流言,并非只是捕风捉影、唇枪舌剑那么简单。在组织心理学中,它是组织心理或组织氛围达到某种平衡的方法和手段。看清办公室流言背后的秘密,有助于我们直面吐沫星子“风雨”,并从此过程中变得更有力量。

对HR经理Crystal来说,办公室流言是她12年职场生涯最“忠实”的伙伴之一。不管什么公司,无论何种管理风格,各种关于公司变动、上司私生活、办公室恋情的八卦在哪个职场环境里都是“铁打的流言流水的兵”。“我们都司空见惯了,它们成了一种谈资,有时隔段时间没什么八卦可聊,大家们还都互相开玩笑:最近的办公室生活有些寡淡呢。”Crystal说。

新华字典中,关于“流言”一词是这样解释的:没有根据的话( 多指背后议论、评价、诬蔑或挑拨的话)。从普遍意义上说,流言往往具有一定的攻击性和伤害性。受害甚者如民国影星阮玲玉,因陷入流言纠纷而服安眠药自杀,还引发鲁迅撰文《论人言可畏》。不那么严重者,就是关于某人的某事在某段时期内成为众人的“嚼舌根”对象,被人背后指点加议论,“心里很不舒服,在办公室起身打个热水,都觉得背后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你,无数张嘴在窃窃私语。”曾被作为办公室恋情议论对象的由娟这样形容自己当时的感觉。

“流言在组织里是很难杜绝和避免的。”心理咨询师董如峰表示,它关乎组织心理,也关乎个人心理,但这两部分都不外乎一个关键词:平衡。“流言是组织心理或组织氛围达到某种平衡的手段和方法,只不过这种手段和方法是比较隐秘的,并且有虚假性、夸张性,有急速传播的能力。而且,不好的流言,对组织氛围影响还是挺大的。”

竞争、平衡的“同一性危机”

关于顶头上司处长的去留,于虹已经跟自己科室的几个同事不知揣测议论了多长时间。刚开始有消息传处长要借调去外地一年,后来又有人说司长要把他带到身边当秘书,再后来……不管哪种说法于虹都紧紧捕捉,因为这直接涉及到身为副处长的她的前途——据说处长曾在某个非正式聚会表示,他一走处长的位子非副处莫属。“结果,一堆人议论大半年,人家哪都没去,只跟其他科室的正处互换了位置。”这让于虹很沮丧,已经有几个要好的同事都提前为她“高升”庆祝过了,她甚至还为此招来了许多嫉妒恨的白眼,一团心力耗费,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在董如峰看来,关于组织业务、工作内容的种种流言,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大家应对信息不对称的一种方式。“比如组织里存在很多死角,员工不知道这个组织各个维度都是什么样子的,他对组织的了解是不对等的,那他很有可能就要用猜想的方式、从别人那里听说的方式定义组织,用流言蜚语来填补这个空白。”

另外,董如峰分析说,如果再往深处挖办公室流言这个让无数人摔了跟头的“大坑”,会发现它真正的“幕后黑手”叫“同一性危机”,就是新弗洛伊德主义者埃里克森提出的著名八阶段理论中的“同一性对同一性混乱”:在青春期,每个人都会面临认识“我是谁”的挑战——横向是关于不同侧面的自己,纵向是关于婴幼儿、少年时期的不同自己——如果这个阶段能健康度过、人格得以健全的人,就很少有自己不如别人的自卑感,很少说三道四,甚至通过对别人的语言攻击和中伤来缓解自己的焦虑。

但现实生活中,就是因为太多人没能在青春期达到“同一性获得”,所以在成年后面对职场的竞争、摩擦、不平衡、压力时,“骂也好,嘲笑也好,侮辱也好,大家通过这种语言的攻击满足心理的快感,得到了极大的内心舒缓。”

一种“渴望了解”的心理表现

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除了组织业务、工作内容,另一个最容易盛产办公室流言的领域是私生活。关于私生活的“办公室八卦”往往发生在组织中“与众不同”的人物身上,比如上司,或工作生活表现出众者,八卦内容也往往比工作流言更夸张、更泛滥。

就因为嫁了个有钱的老公,Elsa感觉自己一下子成了办公室的热门话题人物。“每天都有各种关于我自己的消息从各种渠道传来:我们家的浴缸是四条腿复古式的,我老公开什么车上班,我是在什么场合、怎么‘勾引’到他的……许多说法连我自己都不知道,传来的还都是‘Elsa说’如何如何。真的不胜其扰。”

长期从事中国企业员工帮助计划(EAP)研究与实践的清华大学心理学系博士后余玲艳认为,某种意义上,办公室流言也是一种需要跟人交往的心理表现,只不过它是畸形的。“‘我跟他/她在一起工作,他/她凭什么比我好那么多?我就想知道他/她到底是怎么样的。’这种清晰化对方的复杂感受掺杂着羡慕、妒忌、好奇、敌意甚至还有憎恨。”很容易就走到捕风捉影的方向上去。董如峰也表示:“人与人之间总是存在不信任和不安全感。似乎我对你了解的愈多,我所知道的关于你的真实越多,我就越能掌控我跟你之间的关系,越知道我到底如不如你,越安全。办公室八卦相当于现实生活中的娱乐圈,在各种猜测、臆想、扎堆议论中,各色人等的各种微妙情绪得以释放,心情获得娱乐。

团体的内心剧场

办公室流言背后还有一种重要的心理机制,叫‘团体的内心剧场’。”余玲艳说,所有组织成员共同出演一出活色生香的剧目,每个人都是怀揣各自动力的不同角色。比如在中国,组织领导往往会被员工投射为父母的角色,下属则是家里的大哥大姐小弟小妹。当领导对某位员工特别赏识、偏爱时,就像父母对某个孩子偏心其他孩子就会吃醋一样,“他们内心的不平衡感被激发,就用制造针对被偏爱者或领导的谣言的方式,来表达攻击与愤怒。”

好比家里每个孩子都有自己讨好爸妈的方法,组织中的成员也各有一套生存之道。比如有的人很任性,喜欢无端生事,这是他获取关注和满足的方式。如果上司每次都用哄这种息事宁人的方式处理他的任性,“他一哭闹,就给奶,没有成人的模式,只有父母跟孩子的模式,那这个组织就会发展出一种不成熟的模式,永远都有比较闹的因素存在。”余玲艳说,“组织中如果有些负面的动力,说明有些问题没有解决好,大家的角色功能职责没有做到位,从这个意义上说,流言反而成了管理者的一个信息渠道。”

至于那些处于流言风暴中心的被传播者,余玲艳把他们叫做“替罪羊”——组织在运行过程中会发展出一些负面能量,就像人体产生垃圾就需要利用生病来排解,组织可能就会找到一个人,以他/她出问题的方式把负面能量消化掉。替罪羊往往承载了组织整体分裂出的不好的部分,比如有些组织成员的缺点是自私,但他们不喜欢自己的自私,就会用攻击同事“自私”的方式来表达对自身这部分的不满;再比如组织业绩不出色,大家就会议论是上司的工作如何不到位才导致这个结果,这样的归因,让员工们逃掉了自己的责任,上司成了“替罪羊”。“让替罪羊带走负面的东西,团体就仍然可以处在和谐快乐的状态之中。”这也是流言产生的机制之一。

办公室流言如何破?

“其实,办公室流言对组织最重要的影响,就是令组织成员的注意力从工作上转移到了关系上,令大家简单的工作关系缺乏信任,破坏了组织的生产力。”余玲艳表示,另外,对于被传播者来说,流言可能会令他们本来就不自信的人际关系更加紧张,导致他们更加回避,而这种回避,又会进一步恶化他们的工作绩效,进一步破坏组织氛围和生产力。

由娟便是这样一位受害者。她跟一位有家室的男同事精诚合作完成一个项目后,就被传出了办公室绯闻,而且愈传愈烈,还影响到了对方的家庭关系。她带着无奈愤而辞职,进入新公司后也一直不敢大展拳脚,跟男同事合作更是小心翼翼,生怕一不小心又成为桃色新闻主角。“主管找我谈话,批评我做事畏首畏尾。但我是有苦说不出,实在是再不想那一幕重演了。”由娟苦恼地说。

从一个正常人而不是心理咨询师的角度,董如峰说他非常理解由娟的感受。“直面流言困扰,需要很强的内心力量和人格完整度。流言首先会令人感到孤独,其次从某种意义上说,你失去了舞台,就是再对再真,别人不给你上台表现的机会,也是徒劳。”

但董如峰同时提醒,尽管不易,针对流言蜚语也并非无计可施。“你可以坚持做自己,告诉自己清者自清,需要时间让一切明晰,但这需要强大的心理能力。另外,越是这个时候,越要增加跟大家的接触。因为流言的形成就是缺少明面上的了解和沟通,所以你要破掉流言蜚语,就要更加与大家接近,让人家了解你。了解你越深,感觉到你真实的样子后,流言也许就不攻自破了。”

还有,如果一不小心成了流言中的“替罪羊”,“一定要区分清楚,哪些是自己的问题,哪些是被人强加的,承担且只承担自己该承担的部分,把不该自己承担的坚决推回去。”余玲艳强调,“不要以受害者的姿态出现,不能表现出‘别又欺负我’的样子。如果你说别人欺负你,那实际上某个层面你是愿意被欺负的。站出来去表达自己,甚至要去跟流言制造者谈一些自己的想法,有些人造谣是想通过一种捷径达到自己的目的,他们可能低估了对别人的伤害,让他们清晰化这种伤害,可能他们会有内疚感,以后类似的行为可能就会减少。另外,自己还不能解决的部分,可以向上司或领导寻求帮助。”

“不是所有流言的对象都会成为受害者,有些人反而在这个关系里更加强大了,会从这种不好的事情中获得成长,变得更加有力量。”余玲艳补充道。